“五四”之恋(“五·四”征文作品一)

作者: 来源: 更新日期:2007-05-26 00:00:00 浏览次数:

双流县华阳中学高2009级19班  陈  雪


   那是一位八十多岁的老人,每天清晨都站在北海边的老青石板上眺望远方,不经意的总会有许多孩子围坐在身边,静静倾听他讲从前的事故——
    那年我跟随学生游泳行队伍,我们手挽成,凝成一堵人墙。谁不曾年轻过呢?我曾经也有亲密的恋人啊。去之前,我们盟约要凯旋归来。
    老人动了动手指指向自己的右额,露出安详而幸福的笑容,这里还有她当时亲吻过的痕迹呢。
    风掠过指间,洋溢着花的味道。我等了一千个夏天,只为我寻你的容颜。老人继续说道,可是,当她看到同胞在敌人脚下残遭蹂躏时,她义远反顾的冲上去,拳脚瞬间如洪水猛兽一般向她涌去。即便她已经被打得抽搐,痉挛的手仍然高举着被血染红的的标语,高声呐喊——我们要民主和平!同志们一定要坚持下去!
    那一瞬间似乎是一只浴血的凤凰,带着对生的决烈和对自由的向往,奔向幸福的天堂。
    风尘在老人的脸上刻下了时间的印记,脸上的皱纹,早已爬得密密的..,….
    所有同学的激情都热烈而奔放,血液在心中翻滚,我们步步向前,高呼口号,一队人被抓了,另一队补上;一队人倒下,另一队人踩过他们的身体更加英勇的上前,没有一个人退缩!
    说到这里,老人不禁热泪纵横。这是怎样一段的青春年华,怎样一个热血年代!
    1919年初,巴黎和会上中国外交失败。
    1919年5月2日,北京《晨报》指出“胶州亡矣!山东亡矣!国将不国矣!”爱国学生奔去相告。
    记否,在听到巴黎和会上中国外交失败的原因后,年轻的学生撕下衣襟咬破手指,血书“还我青岛”的悲愤。
    曾记否,原本仅是在琴房中拔弄琴键的他们,都在国之危难时,任子弹洞穿他们的胸膛,用炙热的鲜血谱写出最美的爱国乐章。
曾记否,他们高吟“中国的土地可以征服而不可以断送!中国的人民可以杀戳而不可以低头!国亡了,同胞们站起来呀!”时决绝与坚毅的面庞。
    这些画画,这些故事,在时隔88年的今天依旧慷慨激昂,鲜活动人,时间没有冲淡这段历史,反而彰显出它的伟大与悲壮。
    古语曰“百无一用是书生”。是的,他们不是冲锋陷阵的战士,他们没有锋利的武器去歼灭敌人,保家为国。二八年华亦或三七岁月的他们,原本应该在学校里畅谈琴棋书画、诗词歌赋,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,“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”然而,多灾多难的祖国使他们义无返顾地奔赴到战场。
    他们悲哀而苦恼——徒有满腹经纶,却无力挽救中国于水火之中,读书有何用?
他们仿徨却呐喊——谁没有生的父母,谁没有亲密的恋人,谁愿意让自己的生命正是壮年就终结?他们大义凛然,以高昂的姿态战斗。
    比刀枪还要锋利,比军队还要精锐。似杜鹃啼血般艰辛,这不是无谓的牺牲,他们虔诚的匍匐在国土之上,让鲜红的血液像五月似火的凤凰花一般,绽放在每一寸国土上。
通向胜利的大门在他们的召示下重新开启,这场生命与知识、武力与毅力的较量在他们顽强的斗争之中,最后以胜利告终。
    谁说再美的景色沾上历史就注定沉重?“五.四”就是永远不变的令人惊艳的风景。
现在我们生活的社会是他们曾用血汗打拼下来的,不会再有五四运动,但五四的精神却更加深刻的指引我们用学来的知识建设咱们的家乡,咱们的国家。
    老人的事故是母亲去北京时听说的。已是十月,秋风飒爽,那么老人是否依旧站在北海边,紧闭着双眼,任风吹翻他的衣襟,手里拿着当年恋人为他缝制的布鞋朝向北边最远的云朵,那个传说中之神灵居信的地方,阳光带着那里的祝福穿透他的身体。
    一瞬,北海的菊花齐数绽放,染亮了一整片天空。
    ——我们,年轻的一代,向你们承诺,祖国一定更美好。
    花开成海,只为温暖你的双手。


指导教师    陈志勇

相关热词搜索:五四 之恋 征文
【字体: